沒有互聯網的濟南,要怎么從冬天走向春天?
2019-10-23 17:34 濟南 濟南互聯網

沒有互聯網的濟南,要怎么從冬天走向春天?

從浪潮、開創、海看上榜,看工業濟南的“云”轉型

作者: 易不二

來源 : 螳螂財經(ID:TanglangFin)

濟南沒有互聯網。

在AI新媒體“智能相對論”的交流群中,討論起關于濟南這座城市,從龍山文化聊到儒家思想,從房玄齡聊到李清照,從趵突泉聊到濟南的冬天,在各抒己見的聲音里,一致覺得,齊魯大地,是被偏愛的一方土壤。

但當時間切換到如今的互聯網時代,卻都嘆息于這一方被偏愛的土地,在擁有上至京津下至蘇滬都十分便捷的位置上,卻沒有開出互聯網的花朵。

老舍在《濟南的冬天》里寫道:“一個老城,有山有水,全在天底下曬著陽光,暖和安適地睡著,只等春風來把它們喚醒,這是不是個理想的境界?”

這座互聯網也在冬天的城市,需要吹來一陣喚醒的春風。

2019年,工信部發布中國互聯網企業百強榜單,其中,浪潮、開創、海看三家企業入榜,為互聯網寒冬的濟南開出幾縷春意,也讓濟南這座文化深厚、工業強勁的老城,有了可期的互聯網未來。

老舍在《濟南的冬天》里期待:“明天也許就是春天了吧?”對于濟南的互聯網發展,雖然已經開出了浪潮、開創、海看這樣的報春花,但會如老舍的期待一樣,互聯網的春天也將來了嗎?

從浪潮、開創、海看上榜,看工業濟南的“云”轉型

中國互聯網企業百強榜已連續發布7屆,但作為中國本土綜合實力強大的傳統硬件廠商企業之一的浪潮,占領著服務器市場份額全國中國第一、全球第三,卻是第一次參加評選。

在參加評選之前的Inspur World 2018峰會上,浪潮提出向云計算、大數據、智慧城市運營服務新型互聯網企業轉型的戰略,打造“云+數+AI”新型互聯網企業。

但其實早在2010年,浪潮就已經開始向云計算、大數據服務商轉型,并于2013年打造了全國第一朵政務云。

因此,2019年首次參加互聯網百強榜評選就獲得排名第25位的成績,除了2018年轉型收獲的成功,更是有前期幾年的蟄伏。

根據《濟南日報》消息,浪潮此次參選,上報的互聯網業務包括浪潮云、質量鏈、愛城市網、一貸通四項,這四項業務中,部分營收在百億元左右,占到浪潮整體業務的10%。其中浪潮云正在為全國160多個省市政府及100萬家企業提供云計算服務,B輪融資已圓滿完成,目前估值超過70億元,成為獨角獸企業,正在沖刺科創板。

開創最為人熟知的標簽是“百度代理商”,這和湖南競網有點相似,并也是同樣在開拓自己的邊界并進入百強榜。近兩年,根據濟南時報報道,開創的復合增長率達到223%。

這樣的增長速度,也許得益于基于百度代理基礎上,開創將互聯網業務從以云計算大數據技術研發、互聯網行業定制解決方案等為主要業務的「開創云」,拓展到創業者學習交流的社群「眾創社群」以及本地配送服務APP「曹操送」等領域。

并且,根據濟南日報消息,開創旗下「開創云」的技術研發投入約為支出30%,遠超行業平均10%的支出比例,位于山東省互聯網行業利潤增長、新技術研發的頭部陣列。

濟南除了是老工業城市,更是歷史文化名城。工業濟南要朝產業互聯網轉型,文化產業也必然要走出這一步。海看理所當然要成為全省媒體融合、文化產業新舊動能轉換的先行者。

其實,此次入選百強企業的海看,已經是繼2017年之后的第二次上榜。并且,全國廣電系統里,也僅有湖南快樂陽光、央視網、上海東方明珠與山東海看4家入圍。

海看目前以“跨屏、跨域、跨界”的戰略,布局了“海看IPTV、輕快融媒、海看文化、海看精品、海看科創、海看投資”六大產業板塊,并搭建起了IPTV集成播控平臺、全媒體大數據云平臺、輕快融媒云平臺、山東DTMB集成播控平臺、“老伴兒”智慧醫養服務云平臺、文體惠民消費服務云平臺等云平臺架構體系,打造了一個囊括內容、技術、渠道、平臺、服務的互聯網新媒體生態系統,并在媒體的根基與技術的手段協同下,穩居國內廣電新媒體行業第一梯隊。

縱觀三家上榜企業,都有著一個關鍵詞:轉型。這也一如濟南這座城市的發展方向:從工業老城向工業互聯網生態發展。

工業互聯網需要通過數據聯通,讓企業打通上下游鏈條,實現人、機、物之間相互連接的精細化生產制造。

當有浪潮云、開創云向工業“滲透”和“賦能”,用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信息技術與工業實體經濟深入融合,為濟南制造業的“云”轉型提供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支撐。目前浪潮云工業互聯網平臺已接入超百萬個設備,聚集5000+合作伙伴,成為國家八大跨行業、跨領域工業互聯網平臺之一。

同時,濟南的轉型則又為企業向互聯網轉型提供了發展土壤。濟南是入選全國首批5G商用的城市,打造5G先鋒城市,建立全省首個工業互聯網標識解析二級節點,則能為產業互聯網發展提供了優良條件。

沒有純互聯網基因,但有工業互聯網基礎

雖然浪潮、開創、海看支撐起了濟南互聯網的一片天,但若算起濟南的純互聯網企業,屈指可數。

創立于2006年,以淘寶起家,成為“淘品牌上市第一股”的韓都衣舍,算得上是濟南最大的純互聯網公司了。

盡管韓都衣舍作為濟南電商的領頭羊,在在自身發展的同時,也積極幫助其他企業成長,協助其實現新舊動能轉換,但濟南卻并沒有因此而形成純互聯網的產業鏈。

這和長沙、廈門等城市一樣,本土的產業結構決定了互聯網的發展趨勢。但螳螂財經易不二看到,對于濟南來說,沒有純互聯網基因,但卻有強大的工業互聯網基礎。

2019年的百強榜企業,以實體經濟為主的產業互聯網企業數量達到60家,超過一半的比例彰顯著,產業互聯網成為互聯網下半場的風口。坐擁山東“制造大省”的天然產業優勢,濟南的“工業互聯網春天”,也許就要來了。

濟南發展工業互聯網的優勢,螳螂財經觀察到,有工業基礎、示范企業、總部經濟、政策推動四個方面。

1、工業舊動能的“觸網”新轉換。

工業互聯網生態的而建設,離不開濟南厚重的工業基礎。

建國以來,中國的第一臺龍門刨床、第一輛重型載貨汽車、第一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高端容錯計算機等,均出自濟南。在互聯網時代,濟南也積極把握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融合發展的契機,現在的濟南,正大力推進新舊動能轉換,努力建設“大強美富通”現代化國際大都市。

根據《濟南日報》報道,2018年,濟南的智能制造和高端裝備、新一代信息技術兩大優勢產業,主營業務收入均突破3000億元;數字經濟規模達2900億元,占全市經濟總量的37%以上;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收入占全省半壁江山。

2、龍頭企業帶動工業互聯網生態。

雖然濟南缺乏帶動純互聯網產業鏈的龍頭企業,但發展工業互聯網生態,卻擁有比肩BAT的龍頭企業。

例如,浪潮的云工業互聯網平臺入選工信部支持的8大綜合性平臺之一;開創云的創新技術與商業模式,為傳統企業的轉型提供了有效助力;萬騰電子等企業入選工信部工業互聯網示范項目。

2019年上半年,濟南軟件和信息服務業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增長15%,企業上云數量達2.7萬家,規模和數量均居全省首位。

3、真金白銀搶奪“總部經濟”。

互聯網巨頭的總部落戶,歷來是各大城市的必爭之戰。58同城、映客直播入駐長沙,瑞幸、趣店落戶廈門,小米、曠視擁抱武漢,這些巨頭從一線城市走向二線城市,為當地的互聯網注入了發展活力。

但沒有純互聯網基因的濟南,對總部爭奪的目標,選擇了以真金白銀搶奪契合自身產業優勢的企業。濟南明確總部企業首次被評定為世界企業500強的,可以獲得一次性2000萬元獎勵。2019年,世界500強企業SAP山東分公司、全球最大的應用軟件供應商SAP山東分公司均落戶濟南。

據齊魯壹點報道,截至2019年8月,濟南全市已認定126家總部企業,包括金融業企業52家,軟件信息技術服務企業10家,科技服務企業5家,新興產業占比超過一半,世界500強企業75家等等。

4、利好政策助推工業互聯網發展。

城市的積極轉型,企業的良好發展,都離不開利好政策的助推。

濟南曾先后出臺了《關于促進工業互聯網發展的指導意見》、《促進先進制造業和數字經濟發展的若干政策措施》等等若干利好政策,促進以軟件和信息技術服務業為代表的數字信息產業集聚集群發展和高質量發展。并且,還設立了年資金額度超5千萬元的專項資金支持工業互聯網發展。

同時,2019年4月,由市工業和信息化局指導的濟南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聯盟成立,浪潮集團牽頭的現代信息產業技術研究院也同時揭牌,一起為引領濟南的工業互聯網積極發展,激發聚合效應、倍增效應而助力。

濟南已經站上的工業互聯網發展的風口,并且也有了發展目標,根據《關于促進工業互聯網發展的指導意見》,到2025年,濟南將建成具備國際競爭力的工業互聯網網絡基礎設施和產業體系,在工業互聯網創新發展、技術產業體系構建及融合應用方面達到國內先進水平。

由此可見,沒有純互聯網基因的濟南,卻在發展工業互聯網上,有著不可限量的光明前途。

工業互聯網大廈藍圖上,需要撥開的幾朵“烏云”

英國著名物理學家威廉.湯姆生有著名的物理學兩朵“烏云”之說,即他在19世紀的最后一天發表了新年祝詞提到:物理大廈已經落成,所剩只是一些修飾工作,但它美麗而晴朗的天空卻還漂浮著兩朵“烏云”。在物理學上,第一朵烏云是光的波動理論,第二朵烏云是關于能量均分的麥克斯韋-玻爾茲曼理論。如果不被撥開,將匯集出大風暴。

對于全力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濟南來說,也同樣需要注意到,工業互聯網的大廈藍圖上,也漂浮著需要撥開的“幾朵烏云”。

1、“過冬”的城市,亟需形成區域互聯網經濟“取暖”。

在互聯網上半場,濟南為什么一直在寒冬?

答案顯而易見,沒有行業巨頭帶動來形成產業鏈。當互聯網來到下半場,產業互聯網成為主角時,對于濟南來說,這依然是亟需解決的問題。

山東的互聯網發展是以濟南和青島的兩極存在。濟南與青島,一個是省會中心,一個是經濟強市,這樣的省內雙子星,既不同于產業優勢集中在長沙的湖南,也區別于互聯網優勢集中在廈門的福建。

但不管是從GDP還是產業來說,濟南都略遜于青島。

在合并了萊蕪之后,濟南在省內的GDP排名也只能居第二位,人口甚至才擠進了前五。但青島卻是以GDP過萬億長居第一,而且人口也接近千萬。整體城市體量毫無疑問大過濟南。而雖然濟南有浪潮、開創,但青島也有海爾、海信,從產業上,并不輸于濟南。

同時,在創建國家中心城市上,濟南與青島,也同樣想爭奪這個時代發展課題。但相對于青島,濟南似乎更需要國家中心城市的加持。

因此,在今后的發展中,濟南與青島在人才、招商等資源爭奪上,都會形成了一定的競爭關系。

那么,作為山東雙子星的濟南與青島,怎樣在發展自身的同時,又避免形成正面的競爭,并且以雙子星的聯動,發揮協同效應,帶動周邊中間還隔著淄博、濰坊等城市的發展,形成強有力的區域互聯網經濟,是一個必須解決的問題。

互相依偎,彼此取暖,才是最好的“過冬”方式。

2、構建產業生態,要拉長中小企業生存周期。

工業互聯網生態的發展,既需要龍頭企業的示范拉動,也需要中小企業的補充,形成共生組織,可以無限延伸,做大做強。類似小米的物聯網生態。

但根據齊魯人才網報道,在調取的48621名互聯網相關從業人員中,因濟南中小企業因公司經營不善、倒閉而跳槽的占比高達25.28%。這也從側面反映出中小企業存活的艱難。

雖然在認知的常識里是“皮之不復,毛將焉存”,來形容失去主體就難以生存,但反過來,也一樣成立,當組成生態的“毛”生存率太低時,“皮”就算再強大,也難以如愿“爬山虎模式”。

3、坐擁百所高校的教育大省,需破不缺人才卻難留人才僵局。

濟南的地理優勢就是,上至京津,下至蘇滬,都方便快捷。這樣的方便快捷是把雙刃劍,雖然可以吸引京津、蘇滬的部分企業成立分公司、辦事處等,但卻也導致了嚴重的人才流失。

山東擁有68所本科院校,77所專科學校,其中山東大學、中國海洋大學為985、211院校,中國石油大學為211院校,但這樣的人才優勢,卻難以留在省內發展。據DT財經統計的二線城市一流高效2018屆畢業生本省就業率,其中山東大學在46%左右,而鄭州大學在本省的就業率達到50%,這個數據在浙江大學的本省就業率上,接近60%。

濟南也出臺了一列政策來留住、引進青年人才,并希望“力爭用5年時間,使大學生留濟南數量達到100萬”。但人才的吸引,除了靠政策拉動,還需要企業的發展帶來契合的崗位等一系列的配套,最后的成效,還要看時間。

總體來說,這些問題不光是濟南,任何其他二三線城市的互聯網的發展,都會面臨以上問題。但既然是問題,就會有解決辦法。唯物辯證法告訴我們,事物發展是前進性和曲折性的統一,濟南在工業互聯網的發展中,已經在開始書寫答案了。

結語

從一片寒冬的互聯網上半場走來,浪潮、開創等企業讓濟南的工業互聯網發展送來了春意。工業基礎深厚的濟南,迎來發展的新機遇。

傳統IT公司、工業巨頭、傳統企業,都在工業互聯網的浪潮下紛紛轉型,在強大的產業基礎下,有浪潮、開創等企業的拉動,再有利好政策的助推,在互聯網下半場,濟南實現彎道超車,十分可期。

雪萊《西風頌》里的名句:冬天來了,春天還會遠嗎?

現在的濟南,可以十分肯定的回答了:既然冬天已經來了,春天必然不遠。

螳螂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