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蟲謀殺獨角獸
2019-10-23 18:37 51信用卡

爬蟲謀殺獨角獸

濫用爬蟲技術嚴重擾亂金融行業秩序,并最終引來了監管的管控與整治。

作者:尹太白 來源:子彈財經(ID:wwwhygc)

抓住那只金融獨角獸

“對51信用卡有限公司委托外包催收公司涉嫌尋釁滋事等犯罪行為開展調查。”

杭州警方發布的官方微博,將矛頭指向了51信用卡的互聯網信貸業務。事件的導火索是在于暴力催收,而業內也有說法稱源頭是因為51信用卡利用爬蟲技術非法獲取用戶信息。

“公開的數據去爬無所謂,但如果是個人隱私數據或者政府機關、銀行機構的數據,再去爬,那就純粹是不怕死了。”

在某大數據公司員工王強看來,51信用卡就是這么一個不怕死的主兒。

不過,不怕死的51信用卡最終還是栽了。10月21日,13輛警車停在了杭州紫霞街80號西溪谷國際商務中心G座樓下,這里是國內最大的在線信用卡管理平臺51信用卡的總部。

最早的消息來自于微信群里的一張朋友圈截圖,拍攝地點是西溪首座的天臺,在距離不足100米的街對面,就是51信用卡的辦公室,該拍攝者配文“上百名警察沖進了51信用卡”。

隨后,有媒體曝出警方在51信用卡辦公室門口嚴加把守,任何無關人員不得入內,并且辦公室人員只進不出。下午3點鐘開始,警方帶著涉事員工和裝滿資料的紙箱下樓,被三輛客運大巴拉走。

51信用卡被查帶來的惡劣影響已經開始朝著不可控的方向演進,這種惡劣的影響最終在股市中得以顯現。

事發當天,金融獨角獸51信用卡的股價就開始瀑布式下跌。截至收盤,51信用卡報收價僅為1.77港元,跌幅達到34.69%,創下歷史新低。

實際上,51信用卡被查并非沒有征兆。

爬蟲謀殺獨角獸

3.15晚會之后,監管部門的強硬態度就暴露出了要從嚴打擊高利貸公司的決心,但很多高利貸公司并沒有引起足夠多的重視,反而是繼續想方設法地游走在監管的邊緣。

自從9月份以來,杭州、上海等地的多家金融公司連續遭到警方調查,而這一次,利劍落在了51信用卡身上。

從管理信用卡到撮合信貸

作為國內最大的在線信用卡管理平臺,51信用卡是怎么和網貸業務掛上鉤的呢?

或許,從51信用卡歷年來的財務數據中可以窺得一些端倪。根據2019年半年報數據顯示,51信用卡的注冊用戶數為8340萬人,累計管理信用卡數量達到1.387億張,約占全國信用卡總量的20%。

2019年上半年,51信用卡的總營收為人民幣14億元,同比增長9.8%;經調整后凈利潤為3.09億元,同比增長12.9%,總營收和凈利潤再次實現穩步增長。

此前的招股書顯示,51信用卡的營收構成主要有四部分,分別是信用卡科技服務、信貸介紹服務、信貸撮合服務和其他服務。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在14億元的總營收中,信貸撮合服務收入、信貸介紹服務收入這兩項和貸款相關的業務收入占比達到了71.5%。換句話說,如果剝離掉這兩大業務,51信用卡的業績只能用“乏善可陳”來形容。

51信用卡誕生之初,是為了幫助信用卡持有者解決管理多張信用卡不便的痛點,但隨著51信用卡不斷發展壯大,信用卡管理業務顯然已經成了阻礙其發展的桎梏,業務轉型勢在必行。

而信貸撮合服務就是在這個節點上,被理所當然地推到了核心業務的位置上。

從2015年到2017年之間,51信用卡信貸撮合服務的收入分別是0.16億元、3.8億元和16.2億元,占總營收的比例也從17%躥升至71%。

上市后,51信用卡的信貸撮合服務依舊堅挺。根據2018年年報數據,51信用卡的營收收為人民幣28億元,其中信貸撮合及服務收入為20.56億元,占比73.1%,信貸介紹服務收入為2.03億元,占比7.2%。

爬蟲謀殺獨角獸

(圖源:51信用卡官博)

相比之下,主業信用卡科技服務的收入則顯得遜色很多,僅貢獻了2.56億元的收入,占比不足9.2%。

嚴重依賴貸款相關業務,這也就意味著相比信用卡管理平臺,51信用卡更像是一家互聯網信貸公司。從信用卡管理切入互聯網信貸,51信用卡雖然在短短幾年內獲得了不菲的利潤和成就,但也就此麻煩纏身。

 爬蟲本無罪,有罪的是人

業內信源曾大致描摹出這樣一個鏈條:51信用卡委托外包催收公司催收欠貸,而外包催收公司在通過恐嚇、滋擾等軟暴力催收的過程中,51信用卡的技術團隊利用爬蟲技術幫助其違規獲取個人通訊錄、地址定位等敏感信息。東窗事發后,才有了“上百名警察沖進51信用卡”這一幕。

爬蟲技術的學名為“網絡爬蟲”,也被稱為網頁蜘蛛,或者網絡機器人。所謂爬蟲技術,是指按照一定規則自動抓取互聯網信息的程序。作為搜索引擎的底層技術,爬蟲技術在很大程度上滿足了大眾對于信息檢索的需求。

爬蟲謀殺獨角獸

(圖源:pixabay)

王強告訴「子彈財經」,稍具規模的大數據公司都會做爬蟲,通過爬蟲能將目標用戶在互聯網上的分散數據收集起來,再作為參數輸入到代碼中,從而更為精準地去分析目標用戶的商業行為。

在王強看來,爬蟲技術沒有罪,有罪的是利用爬蟲技術牟取不正之利的人。

爬蟲技術能抓取未公開、未授權的個人敏感信息,讓許多網貸平臺和現金貸公司眼前一亮。簡單來說,爬蟲技術對于這些平臺和公司最直接的作用主要有兩個:建立風控模型和貸后催收。

僅2017年上半年,杭州地區就新出現了四五百家現金貸公司,這些公司基本沒有任何網貸資質和小貸牌照。由于違規使用爬蟲得來的數據,導致數據泄露和隱私泄露等問題頻發。

濫用爬蟲技術嚴重擾亂了金融行業秩序,并最終引來了監管部門對爬蟲數據服務商進行多方面的嚴格管控與整治。

9月6日,位于杭州的大數據風控平臺杭州魔蝎數據科技有限公司被警方控制,高管被帶走,相關服務癱瘓。

根據金融科技媒體“一本財經”報道,魔蝎科技曾推廣過一款爬蟲產品,只需要用戶提供在其他現金貸平臺的賬號和密碼,就可以爬取用戶的所有信息。而一旦其他放款機構拿到了這些數據,就可以直接根據情況放貸,省去了風控環節。

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魔蝎科技旗下還有專門爬取支付寶數據的產品。只需要用支付寶掃描一下二維碼,就可爬取支付寶用戶的真實姓名、手機號、收貨地址、近一年的購物信息、交易記錄等。

受害公司不堪其擾,個人不注意防范風險也給了爬蟲可乘之機。針對信息泄露的問題,支付寶2013年曾回應稱,搜索引擎爬蟲不會自動索引支付寶的交易結果,但在此之前,只要公開結果頁的一長串地址,那么任何人都可以看。

在一些論壇中,有用戶貼出長網址以證明自己交易成功,導致信息泄露。支付寶已經改為強制相關用戶登陸后才能查看交易結果。

無獨有偶,就在魔蝎科技事發當天,多方消息稱,另一家提供大數據風控服務的新顏科技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CEO黃向前也被警方要求協助調查。

9月11日,位于杭州的公信寶運營方杭州存信數據科技有限公司被警方查封,公司員工被全部帶走。

除此之外,同盾科技、百融云創等公司的多名高管也被警方帶走調查。根據財新網等媒體報道,這些公司被調查的原因,均涉及違規爬取用戶信息等問題。

行業快速發展倒逼法律完善

爬蟲橫行,溯其本源便是逐利,而大數據行業的高速發展也在倒逼相關的法律趨于完善。

巧合的是,51信用卡被查的當天,即2019年10月21日,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等多部門聯合制定的《關于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也開始施行。

《意見》明確了對非法放貸行為定罪處罰依據、定罪量刑標準,并明確規定對黑惡勢力從事非法放貸活動應當從嚴懲處,切實維護國家金融市場秩序與社會和諧穩定,有效防范因非法放貸誘發涉黑涉惡以及其他違法犯罪活動。

2019年5月,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公布了《數據安全管理辦法(征求意見稿)》以及《網絡安全審查辦法(征求意見稿)》,直指數據安全。

9月2日,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聯合發布《關于加強P2P網貸領域征信體系建設的通知》,支持在營P2P網貸機構接入征信系統。

銀行也表示了加強自主風控的態度。10月12日,北京銀保監局印發《關于規范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的通知》,要求規范轄內銀行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類業務及互聯網保險業務,促進銀行保險機構加強風險管控和合規管理,明確強調要嚴格落實自主風控原則。

22日早間,51信用卡創始人、CEO孫海濤對公司接受調查一事在微博平臺公開致歉。他表示,這個風波是因為管理上的不完善,尤其是對合作公司的培訓和監督不夠,導致在對借款人聯絡溝通過程中出現了一些過激的行為,給個別借款人造成了傷害,為此非常抱歉。

51信用卡遭遇大規模突擊清查,也從側面證明了行業最嚴整頓期已經到來,而這場監管風暴,勢必還會繼續。

畢竟,行業的發展不能一味任由其野蠻生長,有章法可依、有規范可行、有監管可守才是長遠之道。

子彈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