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曉松卸任董事長,在線音樂后的版權爭奪
2019-10-24 11:27 高曉松 阿里音樂

高曉松卸任董事長,在線音樂后的版權爭奪

作為大文娛項目的重要一環,音樂版權就像阿里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箭一樣,懸而未決。

作者|陳凱樂  來源|鋅財經(ID:xincaijing)

在寫《阿里轉》的高曉松,不知會如何描繪阿里音樂這一章。

除了2018年“高曉松對馬云點頭哈腰”刷屏網絡之外,關于高曉松和阿里最熱的一條新聞,是他正式卸任阿里音樂的董事長了。

天眼查數據顯示,10月21日,高曉松正式卸任北京阿里巴巴音樂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法定代表人,由阿里巴巴創新業務事業群總裁朱順炎接任。早在2月份,盛傳被離開阿里音樂時,高曉松就透過微博回應,2016年就已卸任。

2015年7月,高曉松和宋柯空降阿里,將阿里的音樂夢推到了眾人眼前。然而,種種跡象卻表明,阿里音樂成也版權,敗也版權。

版權壟斷開局高光

很多人不會否認的是,2013年將劉春寧從騰訊挖來,是阿里做得最正確的事。

在劉春寧北上入杭時,阿里干了兩件大事,分別用8000萬元人民幣和4000萬美元的低價,收購了蝦米音樂和天天動聽。這成了阿里音樂帝國的雛形。

劉春寧也動作頻頻,首先是天天動聽,為了抗衡彼時的最大對手酷狗音樂,劉春寧用高薪挖了對方的墻角。高價挖人,即便6年過去了,這樣的把戲依舊在現實世界上演。最明顯的,就是某專注五環外的巨頭頻頻以double薪資挖角大廠。

手段也很快奏效,最明顯的例子,是占據360桌面和手機助手第一名的酷狗音樂,悄悄地被換成了天天動聽。在這之前,這個位置每天為酷狗創造了15萬的流量。

效果立竿見影,天天動聽實現了日均新增25萬用戶,最高日新增50萬用戶的奇跡。而蝦米音樂,更是創造了800萬日活用戶。

劉春寧更將目光標準了音樂版權。在他的帶領下,2015年,阿里音樂簽下了滾石、BMG、華研、相信唱片公司的獨家版權。五月天、李宗盛、羅大佑著名歌星的經典,一度被蝦米壟斷,中文歌曲的版權占到了60%。后來入主的宋柯甚至底氣十足,“別人急于去談轉授權,是因為不談以后就沒有可播的東西了。阿里不是,我們有可播的東西,我們擁有半壁江山,才敢以開放的心態跟大家談判。”

當時的騰訊,版權市占還遠遠不及如今的85%。在版權局牽頭,讓大公司轉售版權的會議上,騰訊甚至提議,“阿里有兩款軟件,應該出兩份錢。”

然而,隨著2015年劉春寧商業受賄的新聞被曝光,阿里高光的時刻也迎來終結。

錯失版權

高曉松被人罵得最慘的,不是奇葩說里對辯手的刻薄,也不是不懂足球,而是活活把阿里音樂做成了音樂界的淘寶,完全錯失了版權的爭奪。

2015年7月,高曉松和宋柯空降阿里,出任阿里音樂董事長和CEO。為了把音樂行業線下的從業者和服務要素全部引導到阿里音樂,高曉松將天天動聽升級成了阿里星球。

可用戶打開的是什么呢?

聽歌界面被放在了二級界面,一級入口則分別是“粉絲游樂”、“天天視聽”、“幕后英雄”。三個功能。很多用戶,甚至以為下載的是購物軟件,

高曉松精心推出的阿里星球,被冠以“剛需被閹割的陌生應用”。僅僅7個月后,成績單就出爐,阿里星球宣布全面停止音樂服務。到了2016年,蝦米音樂創始人王皓被轉崗到了釘釘,而天天動聽團隊則集體請辭。

阿里星球發布

而在此前的古永鏘時代,一心放在了優酷運營上,直接對網易爬取自身音樂的行為視而不見。

很多人都不知道的是,2014年騰訊和阿里打得難解難分時,網易卻在悄悄爬取蝦米的歌單和曲庫。第二天,當蝦米的產品總監向負責人報告時,對方只輕描淡寫地回了句“隨它去唄。”

彼時的2014年,天天動聽的市場份額為14.1%,蝦米達到了3.1%,而網易云音樂只有1.3%。“犯了大錯,就像巴西扇動翅膀的那只蝴蝶。”產品總監事后懊惱不已。

在高曉松專注“音樂電商時”,數字音樂發生了一件大事,酷狗音樂宣布與QQ音樂合并,成立了騰訊音樂集團。兩年后的12月12日,這個總月活超8億的音樂巨頭,正式在納斯達克上市敲鐘。

如果再回到3年前,被問及如何看待酷狗、酷我、QQ合并時,高曉松的答案一定不會再是“讓他們自己野蠻生長不如葬在自家后花園”。

不得不打的戰

“阿里大文娛現在的重心放在優酷,樊路遠曾甚至提出過用出售蝦米音樂來換取優酷流量的政策,只是沒有成功。”業內人士的一句話,揭示了阿里音樂的宿命。到了2019年6月,阿里新一輪組織架構的調整,坐實了音樂業務劃出阿里大文娛,進入創新業務事業群的消息。

錯失了音樂發展的黃金期,阿里音樂只能被動防御。

但時移勢易,曾經諸侯割據的音樂市場,經過兩年的洗牌,已經變成了QQ和網易兩大寡頭的游戲。極光大數據發布的《2019年國內在線音樂社區研究報告》顯示,以QQ、酷狗、酷我、網易代表的第一陣營,滲透率達到了8%,MAU達8000萬;阿里僅剩的蝦米音樂則掉落至第二陣營,和咪咕音樂分得1%的滲透率以及800萬的MAU。

滲透率的背后是版權優勢,吃過甜頭的阿里對此并不陌生,劉春寧時期,60%的中文歌曲版權依舊歷歷在目。只是如今,騰訊以90%的音樂版權奪走了鐵王座。而作為阿里大文娛下的重要一環,音樂版權的重要性毋庸置疑。

“不僅僅是當前火爆的直播,短視頻需要音樂,未來更多的媒體也需要音樂。這樣一來,版權就十分重要。”業內人士的一句話,直接戳到了阿里的痛點。

PAPI因為使用侵權音樂被告的新聞,至今仍未散去。事情并不復雜,2018年,PAPI醬旗下“Bigger研究所”因為在一則短視頻中,未經授權使用版權方的Lullatone的原創音樂,而被后者告上了法庭。法院最后裁定,Bigger研究所侵權行為成立,并被罰了7000元。

無獨有偶的是,斗魚平臺因為在直播中播放他人音樂也被判罰,“1分鐘音樂也侵權”自此成了阿里心頭揮之不去的陰影。

網易也被版權戳過。2014年,在未經周杰倫團隊的授權下,網易云音樂推出包含周杰倫200首熱門歌曲的打包合集,售價400元,購買后終身免費聽。隨后雙方關系開始惡化,最明顯的,就是網易云音樂上再也聽不到周杰倫的歌。

做音樂是不可能做的了,至少這幾年是不會再做的了。為了彌補音樂版權的短板,阿里也提前布局。在用20億美金買下考拉之后,又花了7億美金投資網易云,間接彌補了音樂版權的短板。

但騰訊的鐵王座也不容撼動,上市成功的騰訊音樂也并未放慢在音樂版權上的布局。手握3500萬首歌曲的版權,讓阿里既眼紅,更心痛。

作為大文娛項目的重要一環,音樂版權就像阿里頭上的達摩克利斯之箭一樣,懸而未決。值得慶幸的是,針對騰訊展開的8個月反壟斷調查,至少也給了阿里和網易,一絲喘氣的機會。但8個月之后,何去何從,值得我們拭目以待。

潘越飛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