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煙真的有“毒”嗎?
2019-10-25 11:36 電子煙 尼古丁

電子煙真的有“毒”嗎?

作者|黎明  來源| 燃財經(ID:rancaijing)

電子煙最近不是很太平。美國接二連三的電子煙相關致死案例,給國內風頭正盛的電子煙行業澆了一盆冷水。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CDC)稱,截至10月8日,美國發現的與使用電子煙有關的肺損傷病例已達1299例,死亡人數達到26人。而在半個多月前,這兩個數字還分別為500人和8人。

“電子煙有毒,新聞里說了,我們不賣。”北京國貿地區一家煙草專賣店的老板對燃財經說。此前,他從未接觸過電子煙。這種樸素的認知,在當下非常有代表性。

政府部門也頻頻發聲。7個月前,315晚會點名電子煙;3個月前,國家衛健委表示,電子煙的危害問題應引起高度重視。

但與此同時,國內的電子煙創業者們,口徑一致高呼電子煙能夠“減害”。他們認為,相比卷煙,電子煙“更健康”、“更安全”,是煙民更好的選擇。他們引用了英國公共衛生部(PHE)發布的數據稱:電子煙比傳統煙草的危害程度小95%。

各方立場不一,說法迥異,更增添了大眾對電子煙的疑慮。

電子煙究竟是否有害?燃財經將這個問題拆解成不同維度,為你展示各方立場,以求找到答案。

• 以產品中的有害成分為基礎進行排序,傳統香煙>IQOS類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Juul類電子尼古丁傳送系統。Juul類即為我們所熟知的電子煙;

• 世衛組織指出,雖然與電子煙相關的具體風險水平尚未最終估算,但電子煙無疑是有害的,因此應當受到監管;

• 行業標準的不規范,導致了產品質量和安全性的參差不齊。用料是否安全合規,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電子煙有害物質的含量;

• 香料、枸杞、人參、蟲草等不合規的添加劑,也會產生新的有害物質。在市場競爭中,還存在著品牌商隨意添加尼古丁、標識模糊等問題。

電子煙有哪些有害物質?

電子煙真正進入主流媒體視野,是在2019年初。在1月的聊天寶發布會上,羅永浩為福祿電子煙站臺,他的底氣正是來自英國公共衛生部“減害95%”的研究報告。

這份2015年發布的報告,將評價的坐標系建立在跟傳統香煙對比的基礎上。

傳統香煙對人體有害,這是早已被論證的常識。傳統香煙會產生尼古丁、焦油、甲醛、苯、鉛、丙二醇、二氧化碳等各種化學成分和已知致癌物。

iOucz8Pc7J_small

電子煙含有尼古丁、丙二醇、甘油、香料等物質,這些物質并非全部都直接有害。天風證券研究所分析師蔣夢晗告訴燃財經,丙二醇和甘油在食品或護膚品領域作為有機溶劑來進行使用,在相應的行業或產品標準要求范圍內正常使用是沒有問題的。香精香料也是類似,可以分為日用、食用、煙用等用途的香精,在允許含量范圍內使用都是合法合規的。

單純從成分結構來看,電子煙的有害成分要遠遠小于香煙。業內達成的共識是,電子煙因為采用了霧化技術,省去了燃燒環節,所以不會產生焦油,而焦油被認為是導致肺癌的元兇。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以產品中的有害成分為基礎進行排序,傳統香煙>IQOS類加熱不燃燒煙草制品>Juul類電子尼古丁傳送系統。Juul類電子尼古丁傳送系統就是我們所熟知的電子煙。

但這并不意味著電子煙就是完全無害的。世界衛生組織同時指出,雖然與電子煙相關的具體風險水平尚未最終估算,但電子煙無疑是有害的,因此應當受到監管。

北京市控制吸煙協會會長張建樞向燃財經表示,電子煙里添加的食品添加劑和丙二醇等化學成分,在加熱后會產生新的化學反應,產生甲醛、鎳鉛等重金屬有害物質。因此他認為電子煙是不安全的。

國內的電子煙創業者對外宣傳的重點,都放在電子煙相比香煙能夠減害。他們的邏輯是:電子煙并非無害,但危害比香煙小得多,所以相比之下,電子煙是最好選擇。

對于電子煙而言,論證其危害性的過程,是一個將未知變成已知的過程,需要時間檢驗。一份由蘇格蘭國民健康服務機構發布,并由愛丁堡皇家醫學院簽署的聲明此前稱:“可能還需要很多年,醫學界才能有足夠的證據對電子煙的利弊做出絕對的判斷。”

“害”從何處來?

就像十年前的山寨手機,如今的電子煙市場,因為缺乏行業統一規范、政策監管滯后,導致行業魚龍混雜,亂象頻出。

一位深圳的電子煙創業者告訴燃財經,從成分構成而言,電子煙對人體的危害很小,但在實際操作過程中,因為各種原因,可能會產生一些新的有害物質。“這種行業不規范導致的個案,卻成為了電子煙行業的把柄。”

如果將電子煙的生產流程進行拆解,我們便可以一窺行業亂在何處。

首先在源頭的選材上,用料是否安全合規,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電子煙有害物質的含量。“如果用了很低劣的材料,那么在加熱過程中,很有可能產生新的有害物質,甲醛和一氧化碳的含量可能超標。”鉑嵐電子煙創始人兼CEO孫海銘對燃財經說。

其次在安全性檢測上,目前大部分電子煙品牌并不具備自我檢測能力或是設置自我檢測環節。未經檢測的電子煙產品流入市場,加劇了行業亂象。“你說電子煙有害,那也得看你檢測的是什么電子煙,就像奶粉,有些不是也有毒嗎?”一位電子煙品牌創始人反問。

另外在成分添加上,不合規的添加劑,也會產生新的有害物質。具體而言,在生產環節,廠家可以決定添加劑的種類和用量;在使用環節,對于開放式電子煙,用戶可以DIY進行添加,這增大了電子煙所產生物質的不確定性。

“最近美國出現的致死事件,就是因為開放式的電子煙,有些用戶在煙彈中自己注入了CBD大麻油,產生了新的有害物質。”孫海銘說。

幾乎所有的電子煙創業者,都會將電子煙目前出現的亂象歸結為行業問題,而非電子煙本身。

孫海銘做了一個比喻:刀本身沒有錯,要看刀在誰手里。如果是在正義之士的武俠高手手里,這個刀就能殺富濟貧守護和平;如果是在匪徒手里,那就會殺人并傷及無辜。“歸根結底,還是行業標準的不規范,導致了產品質量和安全性的參差不齊。”

添加劑會致命嗎?

針對近期美國頻繁出現的電子煙相關肺病案例,業內紛紛把矛頭指向了添加劑。由于缺乏統一規范,五花八門的添加劑誕生了。

香料、枸杞、人參、蟲草、檳榔、大麻……各種稀奇古怪的物質,被部分電子煙廠家添加到煙油中,甚至還被冠上了保健的噱頭。但這些物質在混合加熱的情況下,會產生哪些新的有害物質,大部分廠家不知曉,也并不關心。

電子煙通過設備加熱,將煙油霧化成煙,由吸食者將尼古丁吸入肺部,達到解癮的效果。在電子煙之前,這種霧化技術被廣泛運用在醫療行業。目前國內最大的電子煙代工廠麥克韋爾,曾經的主營業務就是做醫藥霧化和大麻霧化。因此,電子煙和大麻等物質有著天然聯系。

當這些添加劑,尤其是大麻,跟電子煙結合時,風險隨之而來。

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發現,電子煙相關肺病患者使用的電子煙都含有大麻成分,如四氫大麻酚產品(THC)。紐約衛生部實驗室通過調查,發現這些含有大麻成分的電子煙中,都含有極高的維他命E醋酸鹽,這是一種添加劑。

大麻在國內目前受到嚴格管制,但在美國政策相對寬松,而且美國有較為廣泛的開放式電子煙用戶,這為大麻產品流入電子煙提供了便利。

悅刻首席煙油研發專家姜興濤認為,“大麻煙導致死亡并不是因為大麻,而是為了大麻溶解性和抗氧化,添加了脂類成分,吸入導致了類脂性肺炎。”

具體在國內,雖然無法添加大麻產品,但存在往煙油中添加檳榔堿和咖啡因的現象。今年7月,國內某電子煙品牌發布了一款名為電子咖啡的新產品,試圖以電子煙的形式,幫助用戶取代咖啡飲料。

然而,我國《食品添加劑使用衛生標準》規定,咖啡因允許使用范圍是可樂型碳酸飲料,并不包括電子煙產品。另外,英國在2017年就禁止向電子煙添加咖啡因,歐盟委員會也在2014年作出了對咖啡因的限制規定。

“尼古丁是生物堿,作用是刺激多巴胺的分泌,但是咖啡因和檳榔堿是刺激腎上腺素,加上個體差異和快速吸收,安全風險極高。”姜興濤稱。

除此之外,往煙油中添加維生素C和膠原蛋白的廠家不在少數,這種添加劑在國外市場上大多以能量棒的形態出現。實際上,維生素C在溫度達到80攝氏度時就會被分解,而電子煙的霧化溫度在200多度,“膠原蛋白大分子在電子煙中根本無法霧化。”姜興濤說。

瘋狂的添加劑,增加了電子煙對人體的危害風險,也讓這一新興產品面臨更大的輿論質疑。

尼古丁有多大危害?

另一個爭議的焦點在尼古丁。

尼古丁是煙草最核心的成分。張建樞將其定義為劇毒化學品。“如果有20毫克吸入人體的話,足以致一個成人死亡。有的敏感人群,5毫克就可以致人死亡。”他認為,電子煙將尼古丁濃縮,可以被一下吸入人體內,所以非常危險。

電子煙品牌HIMOP、北京海曼普公司總經理余磊持不同意見,他對燃財經表示,尼古丁不會由人體全部攝入,新陳代謝會消耗大部分,直接對人體起作用的微乎其微。

一位煙油煙氣專家對燃財經稱,尼古丁具有成為毒品的潛質,但煙草之所以沒成為毒品,是因為人體對尼古丁有一定的免疫力。“當尼古丁攝入達到一定程度,人體會出現惡心頭暈等現象,從而阻止繼續攝入尼古丁。”

在市場競爭中,目前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是,品牌商隨意添加尼古丁,標識模糊,甚至尼古丁超標。

國家衛健委規劃司司長毛群安指出,許多電子煙產品所含的尼古丁濃度標識模糊,容易導致使用者吸食過量。另外,央視315也曝光了煙液尼古丁濃度值標識不規范的現象,如“60毫升的煙液,標注含量6毫克,只有含量數值沒有表達單位”。

尼古丁最大的爭議,是在于其成癮性。

尼古丁能讓人上癮。電子煙形態的誕生,以及尼古丁鹽技術的運用,使尼古丁的攝入更加高效便捷,且保留了真煙的口感和體驗。因此,電子煙被稱為“尼古丁傳送設備”。這種簡單粗暴的尼古丁攝入方式的誕生,引發了新的質疑。

世界衛生組織認為,尼古丁會對發育中的大腦產生長期影響,并且存在尼古丁成癮的風險。這可能導致人們特別是年輕人攝入更多有害形式的尼古丁或煙草消費品。

就像是一塊敲門磚,尼古丁幫助那些從未接觸煙草的人,扣開了煙草世界的大門。而在這群人中,既包括非煙民,也可能包括未成年人。

“尼古丁致成癮,青少年吸食電子煙,將來都會成為煙草的吸食者。”央視在315晚會中提到。從這個角度來看,尼古丁所產生的間接危害,是長期而不可逆的。

電子煙替煙是一句謊話嗎?

因為尼古丁的成癮性,電子煙的目標人群被業內劃分為兩大類,一類是傳統煙民,一類是新型煙民(由非煙民轉化而來)。

在公開宣傳里,所有電子煙品牌都宣稱產品只面向傳統煙民,不面向非煙民群體,更不向未成年人銷售。此前各品牌主打的賣點是替煙,少部分品牌曾宣揚過可以協助戒煙。

然而,電子煙面臨的最大質疑之一是,這種新型的尼古丁傳送設備,可能吸引非煙民甚至未成年人吸煙。

首先在口味方面。國內幾乎所有的電子煙品牌,都在經典煙草口味之外,推出了水果口味,以最受熱捧的綠豆、西瓜等口味為代表。多位傳統煙民告訴燃財經,煙草口味才是煙民所需要的,水果口味并非煙民剛需。這意味著,電子煙將可能吸引非煙民嘗試煙草。

其次在宣傳方面。國內有相當一部分電子煙品牌,被包裝成時尚炫酷的風格,受到年輕人的喜愛。電子煙甚至形成了一種小眾文化,在年輕的用戶中流行。

一位電子煙創業者向燃財經透露,對新口味和新型消費方式的好奇,確實讓很多原本不吸煙的年輕人嘗試電子煙。

t019f40c87702848c61

“美其名曰是為了幫助煙民獲得更好的口感和體驗,但如果砍掉所有的水果口味,很多新型煙民就很難被吸引和轉化,其實就失去了非煙民這塊巨大的市場。利益面前,都有原罪。”上述創業者說。

電子煙的頭號玩家Juul,在美國面臨的最大指控就是將市場拓展到了青少年群體。今年9月,美國總統特朗普呼吁FDA(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禁止所有非煙草味的電子煙,美國衛生公共服務部長Alex Azar稱美國有500萬青少年使用水果味的電子煙,FDA將會很快發出從市場上移除水果味電子煙的監管指南。

孫海銘認為,電子煙對煙民的轉化是比例問題。因為電子煙行業早期技術不成熟,導致尼古丁很嗆嗓,用戶體驗不如傳統香煙。隨著技術提升,電子煙對香煙的還原度會不斷提高,所以對傳統煙民的轉化比例也會持續提升。

電子煙帶來的另一個問題是,用戶對煙草的使用可能增加。多位電子煙用戶對燃財經說,使用電子煙后,自己的吸煙量明顯增加了。因為“使用太方便,沒有場景限制”。

行業規范還要等多久?

對于電子煙的健康性和安全性,公共衛生界有很多爭議,英國表示支持,美國態度搖擺,中國目前還處在商議階段。

近年來,對電子煙行業強有力的支撐,主要來自于英國。

英國支持電子煙,鼓勵傳統煙民向電子煙轉化。英國有900萬煙民,超過三分之一都是電子煙使用者。羅永浩使用的減害95%的報告,就是來自英國公共衛生部。

但和中國不同的是,英國建立了完善的電子煙監管體系,并對尼古丁含量進行嚴格管控。自 2016年以來,英國一直遵循歐盟的煙草制品規定。該規定對廣告宣傳進行了限制,并嚴格限定了電子煙液中尼古丁濃度最高上限為20mg/mL。

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精神病心理學與神經科學研究所的煙草成癮教授Ann McNeill在接受采訪時表示,英國市場已禁售可疑添加物的煙油,與電子煙相關的廣告規范也比美國更加嚴格。

英國電子煙的現狀,為國內電子煙行業提供了一個樣本。相比之下,中國的電子煙行業還處在粗放的發展期。

國內的電子煙玩家不僅尚未拿到“準生證”,也沒有相關的法律法規可以遵循,這讓一些頭部的電子煙品牌承擔著行業教育的責任。

國內電子煙行業一直翹首以盼的電子煙國家標準,按照項目周期推算,原計劃將在今年10月發布。多位電子煙創業者告訴燃財經,這項標準將對加大行業規范有非常大的正面作用。但從目前進度來看,年內發布的可能性較小。

在電子煙發展相對成熟的美國,卻接連爆發疑似與使用電子煙有關的死亡病例。美國多地接連出臺禁售電子煙的法律。

2019年6月,美國舊金山和加利福尼亞州率先禁售電子煙;此后馬薩諸塞州和蒙大拿州頒布了為期約4個月的電子煙禁售條例;9月,紐約州、密歇根州均宣布禁售香味電子煙。9月18日,印度政府宣布將全面禁售所有電子煙產品。

政策傳導到電子煙市場,對電子煙玩家造成了沖擊。

沃爾瑪上月宣布在美國門店停售電子煙,阿里巴巴和京東隨后表示,將暫停向美國買家銷售電子煙,美團點評在7月新增了電子煙零售的經營范圍,但10月美團發生經營范圍變更,不再包含電子煙零售。

蔣夢晗認為,從全球的監管趨勢來看,含尼古丁的電子煙未來將大概率劃為煙草同體系產品進行監管,不含尼古丁的電子煙未來可能按照一般消費品進行管理。

然而,煙草行業的利益關聯盤根錯節,國內的電子煙行業正處在無序的瘋狂擴張期,如何平衡煙草集團和電子煙玩家的利益,在煙草體系和衛生監管部門之間找到平衡,不僅需要時間,更需要智慧。

燃財經
文章評價
匿名用戶
發布